不管什么车到他手上动力几乎都能超1000匹丨INTAKE

0 1 2

车顶行李箱?正常;

气压悬挂?正常;

745kW?正常。

把目光固定于他的橙色小领结上根本无济于事。世间竟有这种事,而且正在眼前发生,我觉得脑袋就要当场炸开。 3

像我这么愚钝的凡人,跟科学家暨赛车手暨改装高人Bisi Ezerioha详谈三个小时难免会有此感觉。听着Bisimoto Engineering别无分号魅力非凡的创办人好像人肉操作系统那样滔滔不绝地抛出化学结构、科学公式和诸般数据,如数家珍地畅谈怎样用这些知识打造出扭曲物理的科学怪车玩具箱,简直好像受到学术界的水刑招呼。 4

Bisi在本田粉丝之间素以扭曲物理著称,所变戏法比魔术大师Uri Geller屈曲的汤匙还要多;在直线加速狂之间则被誉为疯狂醉心于自然吸气动力的天下第一炼金术士,近年更在保时捷迷之间博得非爱即恨的两极化回响。此外,他有本事让你家老妈去超市购物途中用746kW的前驱客车示范胎烟迷魂阵。

这一切皆可追溯至年纪轻轻的Bisi在1970年代初吐出有生以来的第一个字——“车”。生为科学家双亲膝下六名子女中的长子(母亲是生物化学家,父亲是地质学家),Bisi很快便断奶,改以元素周期表和书本果腹,并以15岁之龄进入大学修读化学工程。不过直到16岁那年移民美国继续学业,故事才变得峰回路转。

5

话说他当时需要一件便宜又可靠的代步工具,遂购入了一台本田CR-X。后来鉴于排气系统穿洞导致小小本田单凸轮轴发动机发出令人想入非非的销魂娇喘,他决定乘机把CR-X改造一番。既然是家学渊源的科学家,改造功夫当然不可能马马虎虎。

“技术方面的事情我挺容易上手。”他说,”而且我喜欢破解疑难,精益求精,遂把同一心态搬到汽车嗜好上。”

就是这样,他对那台单凸轮轴发动机变得越来越执着,不惜反反复复装装拆拆,不断试探它的机械极限,看看哪里尚有改进空间,再施加改装验明效果。结果1.6L CR-X就此变成科学实验怪车,巅峰时期的动力竟达177kW。就这种规格的发动机而言,在没有增压辅助的情况下而能达到这等动力输出水平,在当时简直是神乎其技的魔术。

6

由于没有途径参与正规直线加速赛,Bisi加入了1990年代初的康普顿街道赛行列。“那是我这一生的精彩时刻。”Bisi忆述。非但精彩,还有利可图。因为部分赛事的奖金高达一万美元,对学生来说可是十分可观的横财。拜这些比赛所赐,Bisi也开始在江湖上闯出名堂。

这时Bisi已完全中了速度越高越过瘾的飚车毒。投身制药业的他终于赚得足够金钱支持半职业直线加速车手生涯,自然而然需要一台新战车傍身。

不好舍难求易的他最终购入了一台本田初代Insight。对啊,大部分人视而不见的千禧年代油电混动车,就这样交上了直线加速赛车的命运。“我在路上遇见它,不禁心想‘那是赛车的好材料啊!’”Bisi说。正如大家所料,他出手之前已做足功课。“它的风阻系数只有0.25,简直是天赐恩物!你知道这样可以换来多少优势吗?纵使重量稍高于我的CR-X,沿用同一发动机的话,四分之一英里冲刺犹能缩短十分之二秒,时速快上五英里。”

7

不过作为发动机改造狂,他自然为发动机舱安排了一些改装大计,最终居然看上了1991年款雅阁发动机。这款发动机名不见经传,根本无人问津,Bisi却非常好胜,誓要证明事实胜于雄辩。何况作为科学家,他很清楚动力生成的关键在于汽缸顶。

凭着358kW怪力,这台来自雅阁的动力系统变成了世上动力至强的自然吸气SOHC本田发动机,Insight也因此成为第一台四分之一英里加速突破240km/h大关的本田汽车,第一台仅以9s便完成四分之一英里加速的汽油动力本田。

不甘赛车燃料牟取暴利的Bisi还自行配制高辛烷“土炮”,结果惹得许多人不愉快。为了报复,他更改了燃料化学平衡,令废气释出类似果汁或葡萄气味(他也试过巧克力味,可惜“恶臭难忍”)。

Insight就这样把Bisi的江湖地位推至神级境界,并一次又一次刷新纪录,为主人博得大量奖杯和注意,最明显的证据是其他车手开始拜托Bisi为他们生产零部件。所以Bisi在加州安大略成立了Bisimoto Engineering,当时是2006年。

8

我就是在这个不到1700平米的实验室饱受学术轰炸。这个工业单位既是酷刑室,也是Bisi实践荒诞想象力的试验设施,所需设备应有尽有,从发动机试验室、测功机到生产中心皆不假外求,整洁程度毫不逊于幼儿游戏室。

自从退出赛车手行列,Bisi便致力发扬涡轮增压之道,现已凭着打造功率超过745kW却犹能兼顾操纵性能的汽车而广为人知。他还致力搜购保时捷,目前藏品已有十多台,全都处于不同改装阶段或完成度。

9

这些藏品包括了两台斜鼻翻灯(都是分类广告的便宜货,其中一台是正版,另一台是从英格尔伍德毒贩充公得来的仿制品)、一台373kW双涡轮增压Cayman,以及一台乍看相当原装人畜无害,实则暗藏996 GT2发动机和杯赛序列式变速器的粉红色SC。

不过证明Bisi科学改装法可以多方嫁接的最有力证据,还是首推那台电光蓝色的930 Turbo。这辆911很难看漏眼,主要因为后保险杠毫不掩饰地露出两个涡轮增压大发髻,气势雄风盖世。

10

以备受敬畏的930车体为本(930素有寡妇制造者之称),Bisi一心想着为这款剑气早已四溢的跑车注入更多动力。为了用曲球在保时捷迷之间一石激起千层浪,他出动了反复无常的996发动机(996因外形偏离911传统和一双煎蛋前灯而受尽粉丝白眼),好证明自己在机械可靠性上做得比德国人更好,就算把动力推至745kW以上也没有问题。

“大家视之为保时捷史上最差劲的发动机,我却视之为机会。”Bisi说。

他把一台过气996发动机塞进发动机舱,又卸下来化整为零仔细搜寻灾难源头苦思良策重新设计,再用自家零部件重组发动机,最后不忘装上两台65毫米级涡轮增压器助威。

11

他把改装好的发动机放上测功机,结果证明测功机并不喜欢他的所作所为。“它在835kW便吃不消停机。”Bisi说,“我简直兴奋莫名。”

话虽如此,Bisi并没有找来更强力的测功机测试发动机,反而亲自出马进行实地测试,在工场外的横街催动增压器猛然合上离合器。由于动力和牵引力太霸道,整辆车竟以双轮点地姿态冲下街道。

12

吃了一惊的Bisi回到工场后马上卸下增压器,换上尺寸略小的货色。尽管如此,这辆911目前在16psi增压力下犹能产生641kW,与Bisi的疯狂世界显然十分相称。

凭着性能数值不可理喻和打破成规的声誉,Bisi的业务现已集中于工程承造,在地位相当于改装界麦加的拉斯韦加斯年度盛会SEMA担当定制生产商。

13

本田、现代、福特等公司会把平平无奇的车型和大笔金钱交到他手上,然后说一声“任君发挥”。正如大家所料,此举如同在公牛面前挥舞红布。这些旧作包括了一辆动力超过746kW,却仅靠前轮驱动的本田奥德赛、一辆动力超过746kW的手动变速后驱圣达菲,以及动力可想而知同样超过746kW的EcoBoost福特野马。 14

今后又如何呢?“我喜欢定下崇高目标,再予以实践。”他摩拳擦掌地说,“我想在使用高功率汽油发动机的超级混合动力技术方面大展拳脚,如无意外明年就可以着手。” 15

他的新目标具体地说就是强化迈凯伦P1的扭矩补足功能(利用电动机一触即发的扭矩填补大型涡轮增压器的迟滞空档),火爆程度想必非同小可。问我会否怀疑他做不来?嗯,考虑到Bisi的不败战绩,我最少不会跟他对赌,但我或须拜托Bisimoto给我的脑袋升上几级才能理解个中奥妙⋯⋯ 


16 17 18 19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