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了Chiron之后应该做点什么?答曰:再准备一个亿抢购这台Divo

Posted 12/03/19

Divo第一天条:切勿妄图把它合理化,因为这样只会害你走火入魔脑袋过热爆炸弄得地毡一蹋胡涂。须知Divo要价达到500万欧元,价钱相当于Chiron两倍,所以,传动轴若非用黄金千锤百炼独角兽精华淬火兼且镶满钻石,根本无法用常理断定这个价码有理可依。不,价钱在此无足轻重,重点在于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Divo虽然沿用Chiron气吞天下的1103kW发动机,身上每一处却变得更轻盈扎实,整体性能更狂更猛,重新聚焦之下不再把焦点集中于极速,而是讲究转向功夫胜似LMP1赛车。

布加迪只会制作40台Divo(并不包含在Chiron原有的500台限额之内),而且现在说什么以免向隅已经太迟。尽管入手条件非常苛刻,唯有获得经销商推荐的Chiron车主才有资格认购,却无碍40台Divo第一时间售罄。岂止如此,为了得尝这颗500万欧元的王母蟠桃,更有至少一名买家马上购入Chiron以取得有关资格。

接下来有劳设法把CEO温克尔曼脑波变成立体事物的设计总监Achim Anscheidt解释:“计划大纲非常清晰,目标是设计一款与Chiron截然不同,却又一望而知是布加迪出品的汽车。所以我们沿用了马蹄铁形格栅、中央脊线和略为修改车身侧面的布加迪特色线条。”

Divo不是单纯的设计习作或者改头换面的Chiron。为了确保身手无负台型,它在Nardó全长6.2km的操纵性能测试跑道接受了悉心琢磨和无情锻炼,而且成效立竿见影,圈速比Chiron快了整整8s。不过他们为何偏偏选择了街道型赛车的发展方针呢?这样岂不是有违布加迪苦心经营一直标榜直线加速威力足以扭曲物理,豪华程度和便于使用的特性却媲美豪装劳斯莱斯的江湖美誉吗?

我们在汉堡某个灯光幽暗的摄影室会合Divo,几个小时后工作人员就要把它重重密封装箱运往加州,准备在灿烂阳光下全球首演。不过光线阴暗的虎穴其实跟它更相称,因为这个车身在阴影烘托下会出现不同形状,新型前灯的轮廓在黑暗之中也格外突出,何况纯粹邪恶本来就是属于黑暗世界的事物。

车身配色和夸张整流武装的设计灵感虽然可以追溯至促成Chiron诞生的Gran Turismo概念作,但每一个通风口、导气槽和翼片都是功效实在的法宝,有助Divo在极速之下产生456kg下压力(比Chiron多了90kg)。

车尾那边,设计师用较宽较深的扩散器从左右两边夹着修整成“罒”字形的四根尾管,与1.8m宽的液压式尾翼一起摊薄视觉上的重量感(比Chiron尾翼宽了三分之二)。车顶上的NACA导气槽能够促使气流向后冲,继而在垂直鳍翼分割下兵分两路顺势掠过发动机舱上方直捣尾翼。回到车头一方,下巴清晰可见加入了大型整流唇和气帘预先理顺掠过车轮的气流,轮拱顶部另有不少于四格气槽把凉风导往前轮刹车。

这辆车真的好像由腰间一道无形水平分界线分割成上下两半,上半部光滑圆润,下半部则比较粗犷,旨在分割和整顿气流。这个下半身设计毫无疑问与Chiron一脉相承,却令人觉得那是设计师在Chiron开发初期灌下二十多杯特浓咖啡后肆意挥毫,唯最后因为考虑到外形合理性而被废弃的狂草作品。

不过车头才是最大的分歧点,幼无可幼的前灯外围可见一道弯弯一勾划向前舱盖边缘的弧形LED,既令车头看起来更宽广,又有画龙点睛之妙。车尾也不遑多让,后灯由44盏独立光源的3D打印鳍片构成,简直是天马行空的概念车设计。

车身里边的构造与Chiron大同小异,震撼力却未有因此有所减退。侧身滑过门坎跌坐于DivoBlue Alcantara桶座中,我顿时返老还童变成十五岁痴儿反复轻抚搓揉那些金属和碳纤维部件,忍不住为它们的精细做工和幽幽发光的弧形表面拍案叫好。

设计师在这里也改了几笔,中控台的软垫覆盖范围变得比较大,座椅也比较深,以便直捣350km/h或越过减速带时牢牢固定你那个双颊满布皱纹的屁股,除此之外的其他部分便与Chiron车厢一模一样。

真正变化其实尽在表面看不见的地方,譬如弹簧、减震器和防倾杆变得较硬(厂方没有披露幅度),车轮的负倾角增加了一度,以及重量削减了35kg,具体做法包括使用碳纤维雨刷刮水刀和重量较轻的音响系统,在轮圈辐条上挖坑,减少绝缘材料,删除车门和中央台上的储物空间。

8.0L四涡轮增压W16的1103kW火力无有增减,七挡双离合变速器原封不动,0-100km/h依旧录得2.4s,极速却没有维持同一水平。Chiron极速可达420km/h,Divo的限制器则会在380km/h鸣金收兵。有此分别,皆因Divo的额外下压力和车轮负倾角会增加轮胎载荷,为求自保遂有此安排。

不过Divo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极速模式,驾驶者只能选用EB、Autobahn和Handling三种设定,而不是Chiron那样用另一条车匙钥就可以解放极速模式。那么Divo会出征纽博格林吗?温克尔曼说:“不,暂时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