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最佳利器,非奔驰G 63莫属

Posted 18/02/19

当末日来临天降火雨烧光这片邪恶大地,科学上只有五种东西可以幸存下来。头四种人尽皆知,分别是小强、罐头午餐肉、MotoGP铁骑士和隔夜不洗碗剩下的饭后残羹。最后一个幸存者则是汽车中的金城汤池,无论火速摆脱核爆冬菇云,或者以不动应万变吸收冲击波都胜任有余,事后还可以如常工作,继续若无其事踏破疮痍大地的新型梅赛德斯-AMG G 63。

奔驰一马当先在无限速公路外侧的快车道懒洋洋排开空气留下一个大似精品旅馆的风穴。玄关已破,但我们仍在加速进一步钻进哑黑色集装箱所形成的真空地带。与此同时脑海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心想这辆车设计上显然没有考虑过要处理眼前这种情况,所以我也许应该在其中一个车轮失蹄之前收手。

实验结果令我辈大感高兴,于是停靠路旁移师至G 63来一场独角戏。G 63的车厢简直静似绿洲,唯有旁置排气管的重金属死亡摇滚乐声不时划破宁静,令人意识到强大力量正在不断推动这件物体冲破越来越厚的空气障壁。

我全力以赴,但车速达到240km/h时,物理的无形之手终于迎头赶了上来。话虽如此,开局还是十分可观,完全吻合我们预期中这台车应有的合作方式,证明你只要动用一辆G 63和一条空旷的无限速公路,就可以发挥它的真正潜能。

此行首先从法兰克福南下,然后折往东面取道RomantischeStrasse。眼光独到的旅行社在1950年开辟这条全长220英里的路线贯通乌兹堡(Würzburg)和菲森(Füssen)之间所有最如诗如画的城镇。我所谓最如诗如画,意思就是“优美得一塌糊涂”,德国风土人情的至高体现。

不过这个古城给了我们一个教训,教训我们在穿过旅客人潮钻进卵石横街饱尝迷路滋味时,G级的庞大车身不可随时停靠路旁很易酿成大堵车,总之在狭隘空间并不能生龙活虎。不过奔驰对当地游客的吸引力还是比较大,尤其是轰隆隆的G 63自带低音炮造访这里,引来不少闻声而到的人上前窥探个究竟。

正当我在奔驰上思考4×4的诸般妙处,突然发现前方有一条黄土路,心想正是G63为越野门派师弟们树立典范的好机会,于是二话不说向右一拐直指远处的丛林地带。

它的前后扭矩分布标准预设成40:60,因为这个安排令公路行车表现比较称意,而且功效与50:50动力分配所差无几。事实上你用不着伸手碰任何按钮就可以用G 63直闯任何地方,无论前面有一大片泥泞田野、好些岩石或一堵砖墙,它都会活用硕大体型和非常精明的电子脑袋给你直捣黄龙。

好想再豪迈一点的话,大可以用人手把三个差速器全部锁合起来,然后施展时速可达40km/h的超低速越野模式。可是说来讽刺,这些索价143305英镑越野威力无边的G 63,大多数只会在The Ivy等名店出没,由泊车服务员停泊在店门外的双黄线禁区,而不是远走奥地利舍克尔山(Schöckl)一展所长。

但大家请勿因为有人用之不得其法而改变一直以来对G 63的看法,要怪就怪奔驰令它这么擅长出入高尚地区和骑上路肩吧。最重要反而是这款越野车不但凭着有违空气动力学的外形而广为人知,还有鲜明个性作为后盾,促使那些觉得驾驶铁皮箱已无复当年兴致浓的人重新燃起斗志。它用截然不同的方法做到殊途同归,值得TG授予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