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才是神速后驱轿跑的典范?是宝马和阿斯顿

Posted 21/01/19

两台车动力相差74kW,价钱相差70000英镑,0-100km/h加速时间相差十分之八秒,极速相差65km/h。形像方面也难以相提并论——Vantage好比量身定制的西装,宝马则是现成的Levi’s。然而撇开这些细节不谈,它们扮演的角色其实大同小异,两家都是神速后驱轿跑,天生不是制造天伦乐的料子(尽管宝马在后座一环完胜阿斯顿),无论日行千里或瞬间汽化后轮胎都胜任有余。

不出所料,阿斯顿在视觉、触觉和嗅觉方面的刺激性都以莫大距离超乎对手。所以吶,既然场地是一条赛道,自己又未曾开过新型Vantage,加上赛道咫尺之外的混凝土墙太咄咄逼人,我决定先从M2入手。

我很欣赏这辆宝马完美无瑕的车身比例和横练轮拱(俨如戴着白色皮手套张牙舞爪),暗自庆幸宝马在添置一双M系后视镜之外没有画蛇添足破坏M2原有的设计。就纸上数据而言,M2雷霆版是车迷打从M2出道以来便引颈以待的作品,是抹上M系魔术粉精制的特化街头赛车,而非多添一小勺酱汁伴碟的M240i。

各位大概早有耳闻,知道这个版本的妙处很大程度上关乎发动机。雷霆版舍弃了标准型M2的单一涡轮增压3.0L直六,改为使用M4的双涡轮增压发动机,但把动力输出下调至301kW和550N·m。这个动力水平仍然比一般M2高两成,不过考虑到体重增加了55kg,动力增幅其实并非那么显着,功效却立竿见影,一脚油门便会产生强烈推背感,加速感更加火爆刺激,瞬间反应力略胜从前,追求高转速的意欲也较强。

一脚钉死油门的话,这台发动机会发出M4的刺耳金声,吐劲乖巧富有线性,简直令人浑忘这是涡轮增压货色。大家不妨把它比作发动机中的切纸刀,切口准确利落,却不至于令人谈虎色变……

Vantage与之不同。那台来自AMG的4.0L双涡轮增压V8暴戾成性,经常鬼哭神号独领风骚,速度感甚至超乎375kW和684N·m应有的水平,力量彷佛源源不绝,每每把你背部轰向椅背,一经增压器挑拨便会暴跳如雷,车尾蠢蠢欲动。

在起跑一刻善用Vantage的寸劲确实挺考功夫,可是迈开阔步后,这辆阿斯顿便会气势如虹挟着惊人速度绝尘而去。这等爆发力在不久前之还是超跑方能修得的境界,实非上一代Vantage倾向用300kW制造声浪多于推进力的4.7L V8可比。

看到这里,各位大概就是说一声“夫复何求”,其实新型Vantage有两大问题。首先是八速ZF自动变速器虽然十分顺滑,积极性却未能配合那台V8,降挡尤其拖泥带水。第二个问题出在Vantage实时响应车手细微动作的整体积极性不太像阿斯顿固有风范。

你我不难看出阿斯顿以划清DB11和Vantage之间的界线为己任,而且在某些方面做得相当成功,某些方面却不尽人意。以转向为例,就缺了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反应速度却与488 Pista不相伯仲,所以长驱直进时大打喷嚏的话,只能说一声后果自负。

我其实挺喜欢这一套,因为这样可以迫使车手用最小的手部动作发挥最大效果,其他同事却对这此感到犹豫。车厢也有同一情况,设计上虽跟DB11拉开了距离,却未见得大获成功。论质量无疑高于上一代Vantage,按钮之多却容易令人混淆,观感上也略嫌低俗。

相比之下,M2雷霆版的车厢设计直截了当、理直气壮,置身其中不会觉得与一般M2大为不同,横练轮拱也不会映入眼帘。可是当你一拐弯又会马上改观,觉得这辆宝马打从一开始便与你共同进退,比标准型M2更善于掌握路面情况,车手自然第一时间信心大壮。

我通常根据自己完全关上牵引控制系统的时间有多早来判断一辆车是否擅长壮军心,结果M2雷霆版仅仅跑了半圈,我便发觉自己在赛道上疯疯癫癫漂个不亦乐乎。

换作Vantage,车手便需要较长时间建立这种信任感,因为它的极限远高于M2。只要你有意思,Vantage任何时候都可以拔剑而起突破后轮极限,只是收招有点流于突兀,牵引控制系统的干预手法较为不近人情,而且这一切都在更高的速度之下发生。

撤掉所有驾驶辅助功能吗?我觉得比驾驶M2时更加在意小命不保;张开电子安全网吗?又会觉得Vantage受到制约。

然后,场上开始下雨。我最初想过把它们的钥匙扣丢进最就近的草丛提早鸣金收兵吃法国长面包去也,三思之后却苦口婆心告诫自己这场雨其实是福不是祸。因为场地湿滑反而降低了风险注码,有利我试探它们突破极限前后的动态特性。M2在雨中干劲冲天,时而连跑带跳掠过路肩,时而矫若游龙冲过减速弯,每次出弯都会调皮地放轻爪劲。

虽然我好想说手动变速器才是王道却无法自欺欺人,因为宝马这套双离合系统实在太优秀,足以令我觉得手动变速器可有可无,何况双手不用离开方向盘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这一点对Vantage驾驶者来说也是一大喜讯。这辆阿斯顿虽然重量不轻,在湿滑场地上的平衡功夫却恰到好处。

我开始领略到它的微妙操纵反应,开始欣赏它运用四边车轮的手腕、欣赏车头动作何其准绳、刹车何其可靠,从而发觉开这辆车的窍诀在于驾驶手法务须流畅,只要信赖它的下盘功夫,不要煽动其兽性,放松下来任其发挥所长即可。

那么我又为何老是回到宝马上呢?因为用M2多跑一圈是一种享受,用Vantage多跑一圈却暗藏凶险。这辆M2虽然比变身前来得火爆敏锐,剑气纵横,但也有圆滑老练的一面,气质比较平易近人。

大家不妨把阿斯顿森罗万象的发动机暂时抛诸脑后,全神灌注于它的一举一动,自然会发觉Vantage内有乾坤,从中看出背后的深思熟虑以及厂方为了炼成一辆快车不惜彻底发挥每一组件性能的精湛技艺。然而有别于以往的跑车杰作,Vantage不会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妙处,反而需要车手多方试探自行发掘。当然这一点未必是坏事,可是对这一回合来说却是值得关注的要点。

我喜欢Vantage,一百个愿意买它一辆,然而真正带给我更多欢乐时光的却是M2。哎,谁叫我一向习惯穿汗衫牛仔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