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日常通勤的汽车变为雷霆万钧的猛兽,这一手谁都比不过德国人

Posted 14/01/19

愚见以为保时捷内部曾经有人好生苦恼,觉得GT3 RS既已填补911阵中空隙好好扮演下压力超群的轻量化角色,在此之外再添一个声量受到两个大型涡轮增压器牵制的型号或会流于号召力不足。

事实上GT2 RS两条钛合金粗壮排气管产生的声浪还不至于响似空袭警报,不会太容易招惹噪音纠察,歌声却不失粗犷嘹亮,声调平坦郁似闷雷,唱腔类似“top fuel”直线加速赛车多于阴阳调和的水平对置六缸货色。所以我们最好还是赶在触发落石之前溜之大吉,山上牛牛请多多包涵。

被史上速度最高的保时捷深深吸引乃人之常情,但这帮人究竟在想什么啊?功率超过510kW的沙漠甲虫,扭矩输出超乎Aventador S,而且光靠后轮施放威力,活脱脱就是未经删剪的911 Turbo,简直害得我心惊肉跳有苦自己知。

幸好这辆GT2的愉悦外形略为舒缓了威吓性,恐怖程度大概降至德州电锯狂的水平,车厢则貌似由鬼才昆汀·塔伦提诺亲自执导。这辆保时捷迄今累积的里数已达14000km,不设铵钮的碳纤维方向盘不知被多少双汗湿如洗的手摸过,红色绒面如今已染成一片难看的灰绿色。

伸手一握这个滋生细菌的温床,进一步扣紧安全带祈求上天庇佑,再松开那个硬似石头的刹车踏板挟着风雷雨电之声绝尘而去,我但觉好不惊讶,惊讶于这么像赛道利器的东西居然可以合法行走于一般道路。

发现GT2的转向系统灵巧得很且富有沟通力,下盘控制功夫又到家(尽管悬挂全面使用了杆端关节轴承),确是令人欣慰的事,但这个着眼点未免有点不着边际,感觉就像高空跳伞潜入敌营前仔细欣赏降落伞的缝纫功夫,何况GT2的速度比“光环”游戏跳伞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自欺地说服自己用GT2 RS跑公路其实比GT3 RS更加合情合理,因为高速公路鲜有机会发挥GT3自然吸气发动机的9000r/min转速,GT2反而有较多机会发挥增压威力,只是车手也会更早见好就收。这是促使人奋发图强的称职跑车,并非什么弑夫刃,不过眼下我还是好想试试另一辆令人眉开眼笑而不是大汗淋漓的汽车。

这辆AMG岂止比Taylor Swift更吸引人,简直叫人耳目一新。它使用了特别开发的全新平台,身上装有奔驰最豪华的装备和主被动安全系统,扩宽了121mm的车身又百分百忠于G级传统造型,与上一代共享的零件虽然仅限于门锁(开关依旧爽似拉枪栓),军用风味却丝毫无损地保存下来。

坐在危乎高哉的多向调校电动王座上的你,如同君临天下俯视着风马牛不相及的S级大屏幕和古色古香的转向灯塔台,头上是一扇浅窄天窗,平平坦坦的挡风窗大可充当昆虫坟场。它打破了G级先例,首次为乘客提供足够空间安置左右两边手肘,又设有方便手机充电的插槽。然而对大多数车主来说,最重要的发现莫过于三个用来控制差速锁的开关。

此外,你在膝部旁边会找到更多按钮,而且使用起来相当称手,不用担心出现高山症症状。这些按钮的用途包括调升悬挂硬度、解除四根侧置排气管的嗓门限制,以及对那副来自AMG GT R的430kW动力心脏注射咖啡因。

上一代G63不得不将就使用弱化了的V8,因为旧型底盘受不了横风吹袭,此行却未见新型G63有这种过敏反应。它大概是尽得AMG三昧的典范,唱功在这次神行周上堪称首屈一指,一旦大开油门又会哼着鼻车尾一蹲,车头仰天,彷佛誓要把后备轮胎的保护套磨上沥青路面。

只要略为交手,任谁都不会误以为新一代G级成长得正正经经,反而会觉得转向游隙之大胜似上世纪60年代好莱坞的汽车追逐场面,牵引控制系统的容人之量好比维多利亚时代女教师,刹车威力跟车身的风阻减速功效不相伯仲。

新型M2雷霆版基本上是植入了M4双涡轮增压3.0LS55发动机,前悬挂添置了碳纤维塔顶横梁以提升入弯身手的升级手段,现役M4却是喜欢斗气的家伙。让这个家伙力能产生301kW和549N·m的发动机在轮轴距较短的底盘上发威(雷霆版的动力比一般M2多29kW和49N·m),实在很难叫人安心,尤其是考虑到在这里冲出悬崖的话,飞落距离可不是以米计,而是用分钟计。

事实却证明这是杞人忧天,因为M2雷霆版以实际行动平反了这款发动机。M4之所以在湿滑场地动作多多飘忽无定,罪魁祸首其实是反应突兀的变速器和差速器。就算使用了2125英镑的方向盘换挡拨片,雷霆版的表现仍然十分友善忠诚可靠(尽管我们很乐意省下一笔购买具有转速自动吻合功能的手动变速版)。

事实上它在钻进弯角一刻更加咬地,油门反应显然更爽快,而且唱腔比过去十年的M系出品都要正宗。个人以为它是宝马加入涡轮增压阵营以来最杰出的M系作品,舞起来不再那么像舞关刀,性能更趋平衡,就连“Warmduscher”(受不了冷水浴的人)也不会觉得它太可怕。

由此可知,这三辆车都是非常出色的旧派好手,实力足以越级挑战重量级人马。三者之中既有高尔夫球玩家乐用但性能直追特级超跑的轿跑,又有打扮斯文的298kW掀背快刀手和表面装得好像Kendrick Lamar腕上手表的军车。若非待之礼,棘手程度无不足以害你脉搏停顿,但它们的存在最少可以让我们推翻德国人缺乏幽默感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