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召唤英国军团前来迎战,咦?怎么还有台嘉年华?

Posted 07/01/19

路特斯Exige Cup 430和迈凯伦600LT在物质享受上同样恪守清规,不惜自我鞭挞削减体重。所以迈凯伦剔除了空调(省下12.6kg),同时动用了Senna附加装备中“大有好处”的8kg轻质座椅。另一边的路特斯很清楚软垫和清凉之妙,可是一旦涉及重量,便会本着累积了七十年的减肥心得步步为营如临大敌。

正当同事舒展四肢热情表演大叔蹩脚舞试图防止手脚抽筋,我不禁暗自庆幸挑选了阿斯顿·马丁Vantage应付此行最初的250英里路,让我得享丰满舒适的座椅、劲似北极刮大风的空调、乐曲点播功能以及可以摆放东西的空间。

乘用空间充裕并非筹办神行周的出发点,但我辈之所以进行这类长征,毕竟事出有因。这些汽车一律装有法定牌号和头灯,知道怎样应对欧盟第六期废排标准,全部都是合乎法例的街车。

话题拉回法国北岸这边。连续一个小时对Owen的苦处表示同情后,一行人终于来到这条开凿于白垩纪悬崖上的精彩道路,我也趁机会移师至600LT。在阳光普照的公路上驾驶这辆迈凯伦,自然而然会想到在比约克和葛洛莉雅·盖诺(GloriaGaynor)的作品之间点播一曲。升起车窗的话,“It’s Oh So Quiet”尤其应景,降下车窗则以“I Will Survive”最贴题。

之所以联想到后者,皆因娱乐一事只能求诸己。这个迈凯伦车厢是有USB插槽的,却无一可以让手机接通音响系统,充电能力也相当勉强,至少在手机同时使用导航软件时相当勉强。可是再勉强也得做,因为这辆LT本来就没有卫星导航系统。不过厂方不忘在座垫间安插一些坑槽疏导汗气倒是一大善举。

动态性能方面,600LT的表现便好得多。反应紧凑的减震器在法国平坦公路上显得驾轻就熟。不,岂止驾轻就熟,简直神乎其技。随便找一段滑溜路面试一试,就够你领略它的转向身手、直截了当的反应力和背后的控制功夫。

作为比照,我借了Exige沿着这条路来回跑了两遍。以往迈凯伦曾经说过好想独占转向感觉的秘籍,路特斯却没有打算放弃他们独步江湖的功夫。600LT的转向系统过滤信息的能力较高,却不像路特斯那么七情上面意态撩人,而是有所保留。路特斯则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一点似乎是意料中事,所以Exige的最大惊喜反而来自发动机。原因并不限于这台发动机的机械增压反应了无迟滞,还因为它的声浪非同小可,转速一旦超越4500r/min便鬼哭神号,声音充满戾气,音波直透人五脏六腑。

嘉年华 ST跟另外三位成员其实有点格格不入,跟在Exige后面看起来体型异常高大,甚至令我一度以为车队什么时候混进了一辆翼虎,可是这个家伙却显得乐在其中。嘉年华 ST就是这么妙,活像一个趣怪不倒翁,可以任你推来推去,每一次推完都会摆回原位。

它只有一台1.5L三缸傍身,却未有视之为弊,反而专心致志物尽其用。当其他对手仅用一个挡位掠过回旋处,嘉年华可以让你连消带打换上三个挡,每次变招都会发出愉快的叫喧,换挡过程快似急惊风,总之十分有趣。

这辆ST动用了850英镑的PerformancePack,当中的前轮差速器百折不挠,座椅的包围感迹近紧箍咒,开起来简直干劲冲天,做什么都妙趣横生,根本叫人按捺不住,事实上要它稍为收敛也有点强人所难。相比之下,队中其他成员似乎太在意自己的身段。

胡里胡涂睡了一觉,翌日醒来才知勒芒近在窗外。旭日正从印第安纳波利斯弯后方冉冉上升,我们在Auberge des Hunaudières餐厅喝过咖啡便浩浩荡荡踏上这条引人发思古之幽情却又相当繁忙的赛道。不过直到从Mulsanne冲出树林直捣印第安纳波利斯弯,我才粗略理解到在这里比赛是怎样一回事。

有此情况,大概跟我所开的阿斯顿脱不了关系。Exige也许是这里最有战斗格的快车,但我更想用Vantage踏破这条赛道,因为阿斯顿和勒芒大有历史渊源,令我脑海不停浮现双涡轮增压V8虎啸龙吟、长长车鼻直指地平线和DBR9冲锋陷阵的场面。

 

这辆阿斯顿不单与勒芒十分相称,用来横越法国也格外有意思,因为它就是有这种江湖地位和隆重感,纵使前路漫漫也令人深信自己手握一件称职工具,认真出招的话又可以换来莫大满足感。

我只不过斜靠座椅手肘搭在手枕上,设定好巡航系统便轻挽略呈方形的方向盘长驱直进,回过神来已按预定节奏先后越过都尔、布尔日和蒙吕松,气派堂皇的仪表板上清清楚楚显示自己竟已跑了250英里。撇开路噪不谈,Vantage的GT功夫既淡定又到家。比诸路特斯和600LT,Vantage的座椅相对高,转向感觉较薄弱,所以不是令人一接触便刮目相看的汽车,却有一股潜移默化的感染力,久而久之便会发觉它是出手准绳身手利索阴阳调和的运动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