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速度周加速来也

Posted 02/01/19

请受小弟一拜,接下来的时间也请“多多”关照啊!因为我们无意打安全牌开八个小时车从马拉内罗直奔克莱蒙费朗但求把两把车钥匙送抵神行周的维修道,反而打算将驾驶路线延长一倍,把路程分为两个各需七个小时的部分,中途还即兴加插一段行程一探据闻朝闻其“道”夕死可矣的威东河峡谷(Verdon Gorge)。

我的计划是首先用法拉利上阵,待听觉和体力吃不消时,便移师至Urus一边喝咖啡,一边听播客完成余下路程。谁叫我这个人富有一视同仁的团队精神呢?

通过厂房大门,夹道游客马上拍下他们引颈以待的一幕。不过穿过人潮时,最引人注目的居然是兰博。原因也许在于法拉利跑车已经成为这里见怪不怪的事物,但更大的原因似乎是Urus既新鲜又较有挑战性。

超跑生产商竟然吃下豹子胆着眼于业务扩张曲线而非弯速,的确有点耸人听闻。当然,拿Urus和488相提并论未免有欠公道。可是你我若想搞清楚Urus是否拥有真正的超跑灵魂,与Pista并驾齐驱肯定是有效过滤驾驶感觉帮助我们去芜存菁的妙法。

开法拉利的快感很快便袭人而来。这个车厢剔除了地毯、手套箱和车门储物槽,座椅深邃坚挺结实,安全带煞有介事,却远远谈不上被勒得喘不上气,既有USB插座接驳手机(此乃一大幸事,因为他们删除了卫星导航系统),对外视野又良好,还有地方让我摆放饮品。把manettino设定至运动和颠簸道路模式,跑起来也相对舒适。

记得十多年前第一次驾驶法拉利时,我曾经大感惊讶,惊讶于那辆使用不到一年的360 Modena跟赛车居然只有一线之隔,下盘不屈不挠,车身又异常宽阔,而且声浪响似天崩,经常令车手提心吊胆步步为营。Pista也有这种剑气,火候却十分老练。好此道者也许比较喜欢发动机经常鬼哭神号,悬挂总是不懂善待脊椎骨,但Pista的发展方向现已成为许多车迷拍手欢迎的正道。

绕经热那亚外围,我们开始沿着海岸线推进,途中还找到好些隧道,正好练习一下合唱功夫。Urus的唱腔挺古怪,鞭炮声的角色只是二帮花旦,正印则较难言喻,4.0L 447kW双涡轮增压V8时而发出类似AMG极品的浑厚颤音,认真靴策时又会发出有点刺耳的金鼓声,总而言之没有什么独树一帜的特色。

Pista在声量上力压Urus,音色却不至于令人鸡皮疙瘩,发自丹田的吐纳声虽然会随着转速渐趋嘹亮,可是到得声威震天时,车手反而会比较担心如何诱导双涡轮增压V8宣泄529kW怒火,一边疑惑自己为什么不时面向着车头以外的方向。这两台快车呀,其实都把得心应手的速度放在慑人声威之上。

我们在午夜前后踏上拿破仑路(Route Napoleon)。尽管这一程只能依赖车灯指点迷津,我们却无法按捺冲动让这支车队随着变化不定的地形翩翩起舞,一次又一次掠过时而狭窄急促,时而弯速比想象中还要痛快淋漓的弯角。Urus只管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坚定不移地紧扣路面,相比之下法拉利则要花上两倍功夫才能亦步亦趋。

第二天,我们在日出之前便摸黑起床,兴高采烈朝着Route des Crètes进发,打算在初升朝阳下好好欣赏这条环绕山谷而建的观光道路。随着苍天慢慢张开眼睑,我们不惜千里迢迢到此一游的理由终于跃现眼前。果然不枉此行啊,眼前但见雾锁群山,脚下可见一条翠绿河流蜿蜓通过千仞深谷,昨天在高速公路严守清规的两台快车也显得跃跃欲试技痒难当,只可惜这里并非逞英雄的好地方。

当然,一路走下去的话,这条山谷道路不无较为平坦开阔的段落,但说到底只是赛道见真章之前的预告篇,所以这一程能够在大自然最壮丽的风光中稍为切磋已足矣。

何况这里最曲折狭窄的路段险似生死游戏,一方面要跟峭壁保持足够距离以免车漆不保,另一方面又得与迎面车辆擦身而过,同时浑忘这两位意大利高手的保险费加起来其实高达50万英镑。我们便试过在途中蹑手蹑脚钻进一条隧道,结果却与一辆大客车狭路相逢。对方司机先是指着我们捧腹大笑,继而透过扬声器呼吁他的乘客有样学样。

我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好在漆黑隧道中瞎摸着倒车250m,其间一度以为奔往TG度假屋的第二节七小时车程恐怕就要造成第一道车身刮痕。

这一次卫星导航系统告知余下路程尚有553km时,我们并没有怎样唉声叹气。因为这两台快车虽然不是高山山羊,身手还是相当了得,就连法拉利也堪称合格有余的GT跑车。Urus一如所料不费吹灰之力日行千里,不过超标完成任务的始终是Pis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