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欢乐的汽车赛事非Super GT莫属

Posted 10/12/18

眼前光景似曾相识,其实似是而非。这里可见五光十色霓虹灯,市面弥漫着一片无可动摇的繁华气息,店铺栉次鳞比,人潮熙来攘往,处处商机蓬勃,出租车往来如织,极目远望霓虹灯外但见另一片灯红酒绿,信息量恍如洪水急袭而来,毫不客气地令人喘不过气,跟世上所有现代化都会一样每秒钟都上演着数以百万的人生小故事。

但有一点敬请留意,在下此行还有一位很养眼的同伴。虽说负责穿针引线带领我见识东京夜市,这位伴游其实拥有一份自成一派的气质,所用形制虽然很平常,扼要地说就是前置大型V8后座聊胜于无只堪贮物的2+2轿跑,另加有板有眼的10挡自动变速器、后轮驱动和长又长的前舱盖,造型风格却别无分号,放眼当今天下也只有日本汽车会这么巧妙地运用错综复杂的车身锐角。它叫雷克萨斯LC500,在此行可谓占尽主场之利。

LC500个性温顺又舒适,不过扁宽外型和市区街道未至于天生一对,所以我们决定去箱根Turnpike玩两手。Turnpike实质上是一条收费观光道路,箱根本身也是逃离市区喧嚣的好去处。LC在这条蜿蜒道路一弯快似一弯,只是山顶的风光无甚可观,四周山势嶙峋曲折有余,却不见得雄奇壮阔,加上这天乌云盖顶,未免令人好生失望。

LC倒是不拘小节,舞起来蛮有旧派跑车风骨,十分乐意与你把臂同游。说来奇怪,尽管LC毫不掩饰自己有大量高科技系统傍身,这个V8版本却出乎意料法乎自然。君不见现代化高性能汽车多如星数,所谓驾驶艺术往往沦为透过一大堆技术缩称来解释车辆为何作出某一举动,使得驾驶者不再用心感受,久而久之变成囫囵吞枣的人肉缩称翻译机。

LC却不是这样,尽管身负可变减震神功,仪表筒两旁又有粗短控制杆用于选择多种驾驶模式,车手一旦认正出招,便会发觉这是一辆火候上乘的大容积V8 GT轿跑,不会卖弄小聪明装神弄鬼,步法却轻灵快捷,性能足够让你百试不厌,声浪足以冲走愁云惨雾,发动机恍如泛滥河流,动力源源不绝,加速顺而不猛。LC并非快如闪电的飞毛腿,却把你所知的动词共冶一炉浓缩成四个字——说到做到。

大家或会觉得作为赛车的发展基础,这样的轿跑似乎谈不上完美,因为LC太也豪华舒适文质彬彬,太适合招摇过市。不过在山区风流快活了三个小时后的第二天,我们在富士赛车场维修道却发现世间果有杰凯尔博士(LC街车)和海德先生(LC赛车)。

大家不难看出LC赛车和街车多有共通处,不过仔细观察的话,便知道这辆Super GT赛车只是表面上貌似LC街车,车壳下面其实藏着一副硬桥硬马的赛车骨架,从盘状底盘至到车身面板和大小翼片皆以碳纤维制造。发动机按所属组别的规定采用2.0L四缸加一个Garrett增压器,动力输出照理说应该在410kW前后,尽管我们后来得悉输出水平多半近乎507kW。

发动机本身并非V8,虽然有点可惜,浑厚粗犷的声浪却足以补汽缸不足之数,何况还有6挡序列式方向盘换挡和碳纤维刹车傍身,而且总重量只不过略多于一吨,比同型街车轻了一半。

今年共有六台LC赛车跟日产(GT-R)和本田(NSX)两大劲旅角逐Super GT500锦标。这些赛车全都使用“同一”发动机,速度非同小可,在富士赛道与GT300组别混在一起较量时(GT300实质上相当于半量产型GT3),每四个圈便会赶超GT300赛车一圈,刺激程度如同把勒芒浓缩进一条非常火爆的短小赛道。

每一场都是讲究超车、战术和耐力的盘肠大战,而且激斗场面中经常混杂着五花八门的赛车,除去GT-R、NSX、奥迪R8、兰博基尼Huracán、AMG GT R和一辆宾利欧陆GT,甚至会见到一辆GT3规格的丰田普锐斯。

光说刺激实在无法概括这项大赛的妙处,尽管异常激烈的战况可能代表你我会看得一头雾水(尤其是比赛期间只有日语现场旁述),因为光是开赛头十分钟的超车场面,就比整季F1加起来还要多。Super GT毫无疑问是十分适合赛车手尽展所长的锦标赛,也难怪简森•巴顿(Jenson Button)自F1引退后便移师此地,为国光车队(Team Kunimitsu)驾驶Raybrig NSX-GT赛车。

决赛当天,富士赛车场俨如化身马戏团,场上不时见到打扮成吉祥物的人冒着烈日当空之下显然会当场热死之虞四处出没,还有许多穿着塑胶短裙和高耸高跟鞋的赛车女郎赶鸭子一样领着大群前呼后拥恍如为皇室开道的中年男子。

正当一群车手对着戴上猫耳猫爪的电视台摄影师接受访问(真有其事啊),头上则有花式表演飞机以20英尺高度低空掠过看台大直路表演特技。其间我还被一个打扮成蓝色恶魔的男子搭讪,坚持要我为他拍照,之后又有一位体型娇小的日本女士基于某些无从稽考的原因礼貌周周地问我可否当她的模特儿。

决赛快将开始,是时候赶往一号弯等待战火点燃。但见旗号一挥,场上所有胡闹活动便告戛然而止。Super GT赛车以领先GT3车群半圈的助跑方式首先发难蜂拥而至,速度之快甚至令我以为车群在第一个弯就要全军覆没,却见它们几乎没有刹车减速,纷纷借助整流威力挟着上百英里时速掠过弯角。KeePer TOM’S的赛车也顺利通过了第一关,未待喘过气来又见从后而来的GT3车群一窝蜂拥进一号弯,震撼程度简直看得我目定口呆,完全无法理解它们为何没有撞个头崩额裂。

只不过斗了两三圈,一众Super GT赛车便纷纷超前GT3车群。我已完全无法掌握场上战况,只懂得忘乎所以看着那些GT3赛车一次又一次惨遭Super GT赛车鱼肉。不过隶属哪一个组别也好,这项赛事对参赛车手来说都堪称世上最竞烈的龙争虎斗之一。因为车手不但要跟旗鼓相当的对手角力,还得留神应付场上比之慢上许多的赛车(圈速随时有十秒之差),总而言之凶险万分,岂止绝无冷场,根本连喘息的余裕也没有。

撞车、机件损坏和更换车手的戏码一幕接一幕。等得大局已定时,我们追访的KeePer TOM’S车队最终压倒从后而来的两台NSX GT,紧随天外有天同样驾驶TOM’S LC的中嶋一贵和关口雄飞之后冲过终点,以狂风扫落叶的姿态勇夺亚军。好一场惊险刺激疯狂兼而有之的赛事,回到LC500街车上的我恍如获得解脱,只懂得静静坐着喘大气。

返回东京时,我在路上最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是Super GT为何没有博得更大的国际知名度。与F1这类监管手法矫枉过正的赛事比较,Super GT简直是燃烧肾上腺素迫使车手施展浑身解数的邪门歪道,却别有一番刺激风味,甚至有点荒诞不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