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也许是这代GT-R的最最最后一个版本,当然要特别一点

Posted 05/11/18

有些年头就是格外有意思。根据眼前形势推测,2018年似乎有望成就一个比较值得怀念的年份,不过要超越1968年还有一段相当距离。著名记者Mark Kurlansky便以1968年为题撰写了一部份量十足的精彩作品——《1968:震撼世界之年》,内容涵盖五月风暴、布拉格之春、北越发动新春攻势、刺杀马丁路德金……一言蔽之就是60年代的梦想饱受冲击,全世界闹得沸沸扬扬。文化方面也十分瞩目,斯坦利·库布里克拍成了技惊四座的《2001太空漫游》,甲壳虫乐队发行了《White Album》专辑,齐柏林飞艇乐队也在同一年组成。

在世界的东西两极,车坛同样感受到原力的显著波动。在都灵,有才华惊世的乔治亚罗(Giorgetto Giugiaro)与生意搭档阿尔多·曼托瓦尼(Aldo Mantovani)成立了Italdesign;在东京,则有日产重新构思当初由Prince制作的Skyline轿车,已经炼成前途无可限量的第一代GT-R(1966年被日产吞并的Prince今已成为历史注脚)。

Italdesign后来创作了大众高尔夫、菲亚特Panda、菲亚特Uno和无数影响深远的车型和概念作品。与此同时,GT-R则经历了六代蜕变,尽管舍弃了Skyline这个名字,却变成中流砥柱支撑着日本那股引人入胜但间中难以言喻的汽车亚文化。这两大门派现已走在一起,何出此言?因为图中所见正是Italdesign设计的GT-R50。以下有劳主理日产全球设计事务的高级副总裁Alfonso Albaisa接力解画。

“Italdesign在2017年日内瓦车展前夕接触我们,提议创作‘一些别出心裁的东西’,并向我们展示了他们为日内瓦车展准备的作品Zerouno(以Italdesign Automobili品牌名义推出的第一款汽车),仔细讲解限量生产的生意经,以及这门生意能够怎样为日产旗下某些富有代表性的车型效劳。我们略为考虑过这个提议,几个月后他们便派员来到东京,打算按照上次会议的初步想法限量制造50辆车以庆祝GT-R和Italdesign双双步入五十周年。”

TG觉得这类会议多多益善啊。当然,随着乔治亚罗在2015年放弃手上持有的最后一成控股权,Italdesign现已成为大众汽车集团全资拥有的公司,负责统率设计事务的Filippo Perini虽然是兰博基尼旧部,工程火候在这次计划的重要性其实并不亚于养眼造型。事实上GT-R50从开发、工程设计至到生产作业虽然交由Italdesign处理,那身瞩目造型可是出自伦敦帕丁顿和圣地亚哥日产设计分部的手笔。记得这件作品在七月古德伍德速度节初次亮相当天,抵达会场的我第一眼留意到的就是它。嗯,反正没有可能看漏眼嘛。

金黄色,黄澄澄,GT-R50毫无疑问很吸睛。车鼻那大片黄简直好像来自另一款车的部件,其势有若破体而出。同一处理手法也见于前轮后面的“武士刀”散热口和车尾,总之非常突出。日产甚至说它们看起来俨如独立于整体结构的模块化元素。

“金色不单是五十周年(金禧)的颜色,还经常见于F1和其他高性能机器,因为它具有折射热力的特性。”Albaisa说:“我们借题发挥用它表现车辆的内部结构,效果有如车中有车。”

这番效果更被乍看好像浮游半空的双尾灯烘托得维俏维妙,巨型尾翼和扩散器则凸显了GT-R50的气动力功夫,不过其他方面倒是巧妙融和了欧陆风情和日本的反设计主义。这一点不就是所有Skyline的要义吗?

“其实开发现役GT-R期间,前任上司中村桑曾经跟我提及要是有人赞美他设计的汽车美丽,反而代表他失败。他的意思是GT-R应该具备猛兽一样的神秘感和神韵,外形穷凶极恶,精准程度却胜似科学。当然,我觉得当中包含了日本美学也是不可或缺的要点。话虽如此,整体设计还是必须做到自然而然,因为GT-R是许多必要事物累积而成的结晶。不过在设计过程中,并不是经常可以有意识地做到一以贯之和精雕细琢。”

“日本生活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奇特之处。”Albaisa继续阐述:“从时装、汽车再到建筑,设计师的灵感不知何故往往出乎尘,脱乎俗。话虽如此,俗世却以莫大好奇心接纳这些设计。”

所言极是,他们要做的就是进一步发挥这个道理。跟所有在世的汽车设计师一样,美籍古巴裔的日产设计部老总也把Italdesign奉为圭臬。“我那一代设计师无不伴着Italdesign的设计书成长,奉乔治亚罗为偶像大英雄。”Albaisa说:“他从许多层面领悟和塑造设计风潮的能力,一直是我的灵感泉源,最近脑海便经常浮现玛莎拉蒂Bommerang的身影。不过坦白说,这类例子实在不胜枚举。”

GT-R50进一步证明了高净值资产一族渴求个人化的需求,正在促成一个讲究独一无二的汽车新时代,一个跟乔治亚罗有份启蒙的意大利carrozzeria传统不谋而合的时代。“对,我完全同意。”Albaisa说:“我相信美好事物由于变得越来越容易实现,稀有或走偏锋已成现今的表达方式。Italdesign接触这边时,我便留意到这个计划或能再次掀动世人对独特汽车的兴趣,并真心乐见其成,却不曾想过我们在重振车身特制工艺上会扮演什么角色。”

不过外型怎样变化也好,它依然是彻头彻尾的GT-R,甚或是无以上之的GT-R,因为他门一旦正式限量生产,最低消费恐怕高达80万英镑水平。何况GT-R50动用了NISMO全副武装,人手装嵌的3.8L V6力能产生531kW和779N·m,诸般法宝包括了GT3比赛规格的高流量大直径双涡轮增压器、扩大容量的中冷器、特别强化的曲轴、活塞、连杆、重新整理的进排气系统、更扎实的双离合变速器和一个强化差速器。后悬挂会用上Bilstein无级可变减震器,另外还有大型布雷博刹车、米其林Pilot SuperSport轮胎和21英寸碳纤维轮圈傍身。

GT-R50也许说不上“漂亮”,却大有可观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