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保时捷安插翅膀的人就是他啦

Posted 14/09/18

Andreas Preuninger是保时捷GT汽车部门的主管。这无疑是整个汽车工业中最惹人垂涎的美差之一,理由显而易见——保时捷擅长打造杰出跑车,他的工作正是把这些跑车炼至更杰出。为了做到这一点,Preuninger和麾下投入的心血和时间绝不亚于他人。

Preuninger的职责是琢磨每一辆GT的细节,直到每方面都锐似他的颧骨,所以这边也得配合配合尽可能言简意赅。991.1的车顶用镁合金制造,而不是碳纤维,因为后者反而更重。事实上为了额外削减这一千克不到的车顶重量,保时捷不惜劳师动众从马来西亚采购镁材运往加拿大加工成形,然后再运返德国装到车上。

当你开发和制作一些非常讲究工程技艺,功夫之专一可能举世无双的驾驶利器,显然有必要这么注重细节。这样一说,大家也许就要以为这些跑车每一代都跟前一代如出一辙,无一不是天生的赛车。事实上当中有一些型号甚至预先贴上了赞助商标,可想而知它们与赛车的关连性确实很高。996 GT3 RS是Preuninger十七年前加入保时捷后第一个全权负责的计划(加入保时捷之前,他曾经为产业供应商工作,在此之前一度担任某德国汽车杂志的公路试车员)。“那时我们需要制作200台车以通过N组规格认证,遂向董事局呈交了计划书,当中夹附了仿效元祖Carrera RS的配色方案(底色为白,配红色或蓝色图案),结果顺利获得通过。”

你想过RS会就此开枝散叶吗?“不,那时的我根本无法想像十八年后仍在同一岗位呢!不过我一向坚信科技和进步,所以何必匆匆说什么世界末日呢?我敢断言这不是世界末日。尽管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我们总有办法扭转乾坤。”

996 GT3 RS的表现恰如其分,活脱脱就是一辆开发时间相对仓促的规格认证特别版。所用发动机也与别不同。一般GT3搭载的同型发动机,额定输出是284kW,但RS版由于换装了大量新机件,动力最少也有298kW,速度自然凌厉,车手却不难察觉操纵特性需要进一步琢磨。这傢伙原来倾向转向不足,抓地力的平衡点显然偏重后方,所以车手会发觉自己入弯一刻犹在刹车以防车头变得轻飘飘。话虽如此,这辆RS还是非常引人入胜,3.6L Mezger发动机果然非同凡响。保时捷很清楚自己捡到宝,所以在997一代再度祭出RS版。

拜四驱型号较宽的车身所赐,第二代RS的马步更加扎实,车尾也因此发福,在最新一代上更演化成几近卡通的比例(新型RS现已采用涡轮增压版进一步扩宽的车身)。这里姑且略过997.1,直接拿997.2比较一番。997.2出道时,GT3 RS的发展已踏进第六年,保时捷也摸清了买家的心意,知道他们既想领略赛车滋味,又讲究公路适应力。

这一代RS真可谓神乎其奇,除了水平对置六缸发动机加码至3.8L和331kW,持续开发之下更消除了996操纵流于粗枝大叶的特性,同一时间却未于在工程上矫枉过正。你若喜欢粗犷喧闹非手动变速不可的刺激,当能由此进入涅盘境界。这台发动机空转时铿锵有声喋喋不休,换挡硬桥硬马好比石臼磨米(较早出道的996反而比较干净利落),整辆车在机械震动下不断共鸣,令人觉得活像置身于一件活生生的东西体内,而且这一切不过是开步走之前的戏码。

一旦开步走,你一定不想停下来。这是最原始粗犷的驾驶滋味,只不过稍为催动转速,发动机便马上进入眼观鼻鼻观心的专一状态,由此开始你身上的纤维细胞便好像与整辆车融为一体,与下盘的一举一动息息相关。你若有本事在狂喜中冷静一两秒,便会意识到它的减震功夫何其美妙,发动机何其猖狂,方向盘传来的路面信息何其实在,从而领悟沟通力就是一切。然后你会再次沉醉于这股滋味中无法自拔,直到后来也许因为耗尽燃料而不得不抽身离座,自此成瘾终身不渝。我还未找到戒瘾方法,反正我本来就没有意思想办法戒。

991与之不同,部分原因关乎那个PDK双离合变速器。这套变速器从根本上改变了991的焦点,改变了人和车之间的联系;另一部分原因出于991讲究纯粹速度多于纯粹驾驶滋味。这个说法其实有欠公平,因为991是十分纯正的跑车,只不过整体平衡上稍为偏重速度。它把上一代粗枝大叶的锐气洗练至炉火纯青,又有一身功效实在的空力装备(看看前轮拱顶部气槽和后扰流板的尺寸自然心中有数)。接下轮到绿色RS。这辆RS乍看与橙色那辆没有什么分别,可是当你用对待GT3 RS的应有手法跟它打交道,从近距离仔细揣摩一番,自然会发觉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该从何谈起呢?答曰发动机。这台发动机的动力输出比上一代仅仅多了15kW,但这15kW并不是靠更改ECU变出来,而是更换油底壳、大型曲轴、汽缸顶、修改过的气门系统的成果。Preuninger指出:“它基本上是第二代的4.0L发动机。”悬挂设定也经过彻底反思。“弹簧硬度有所增加,车头那边调高了一倍以上,后边是五成,防倾杆则相应调低了硬度予以弥补。我们扭转了以往的套路,所以现在的RS更像Cup car,性质更加接近赛车。”Preuninger说时指着991.1:“若说这是锐似剃刀的精密仪器,最新版本便是解剖刀。”

991.2的下盘反应非常果断,甚至近乎荒谬,前悬挂几乎不动如山,最少一举一动没有以前那么显眼。不过最美妙还是那份心无旁鹜的准绳度,那份切切实实把操纵动作化为具体行动的纯粹特质。

我本来以为上一代RS已经彻底摆脱旧型GT3 RS的怪癖,不过最新一代问世后,我反而觉得991.1的车头反应有点飘忽,太容易左摇右摆。991.2空力修为之高居然令下压力暴增四成,乍听未免太也匪夷所思(Preuninger直言“我们这次已直迫500kg水平”),整辆车的重心和压力分布也因此大幅靠前,效果几可媲美中置发动机,所以车手再没有必要入弯时持续刹车。加上抓地力铺天盖地,你要做的只是转动方向盘。

这是超凡入圣的机器,是少数不惜一切追求驾驶境界的街车之一,我从它的幕后功臣身上也察觉到一份尽在不言中的信心和自豪感。至于我自己……我喜欢它术业有专攻,目标清晰明确,清晰到够你从它身上参透开发者的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