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辆美国大吉普!

Posted 10/09/18

这辆牧马人确是全新制品,虽说表面看来不像脱胎换骨,但底盘(梯形框架)、车身、发动机和细节设计尽皆焕然一新,只是外形上依然故我,前后两端继续沿用整体桥悬挂,否则Jeep信徒势必揭竿起义。这次测试的Rubicon是规格高于标准型号的原厂升级版,配备Dana 44车轴、33寸轮胎、高耸翼子板和Rock-Trac 4×4,后者一旦与额外选购的低齿比八挡自动变速器合璧据称威力无边。

此外,前后轴当然各有差速锁坐镇。新型牧马人许多方面都古色古香,同一时间又融合了许多有板有眼的现代化设计,扼要地说就是把强悍实用性和现代生活的便利性共冶一炉。厂方还为它准备了一个Freedom三幅式车顶,座舱正上方有两幅装拆式Targa面板,后面另有一个硬顶。由于后者面积较大,打算开篷兜风的话最好把它留在家中。一旦卸除车顶,与车身同色的翻滚保护架便跃现眼前,牧马人会马上摇身变成我所知的唯一一款五座敞篷SUV,何况你可以再进一步花十分钟左右拆除车门。

牧马人的出现惊动了两名小伙子,对方想必误以为我们是当地官方人员。尽管四周未见树立“禁止擅进”的告示牌,现场也没有管理员可以沟通,我们还是觉得这些闯入者未免太也淘气,尤其是当我在其中一个窗门不知所终的小亭内发现派对过后乱似炸弹坑的惨状。“自由精神,冒险的承诺”(The spirit of freedom, the promise of adventure),这是新型牧马人的宣传口号。我虽然认同这份情操,却怀疑他们所谓的自由其实意指被神经过敏的守卫意外枪伤,再以大无畏的冒险精神一边抽烟一边呆等美国卫生保健系统发挥作用的自由。

作为日常代步工具,这辆Jeep其实比预想中好得多。诚然,它并非太喜欢侧风,在风势强劲的高原地带跟大卡车擦身而时会显得神经质,不过纵使用上整体桥和Rubicon版本的特大轮胎,这辆牧马人还是相当舒服。当然不像轿车那么舒适宁静呐,不过只要试过用任何具有越野性能的汽车开至96km/h,便知道牧马人下盘软功练得不俗。

细节处理也有一手,Jeep认为他们掌握了车主的愿望清单,并透过JL让他们得偿所愿,从加长车门插销(方便重新装上车门)、改善耗油量和精美度,再到一个更扎实的底盘和更有气派的多媒体系统,所有用家的要求都获得具体回应。开发人员在细节和贵重硬件方面显然下了不少苦工,而且成效有目共睹。

翌日早上,我们再一次早早起床。这两天牧马人已先后征服了高速公路和霓虹都市这两种最常遇到的战场,该是时候去荒僻小径露两手。

事实上不是随便一条荒僻小径,而是江湖上号称全美国最陡峭的山径之一——Shafer Trail。这条山径由John Sog Shafer在1917年开辟,以便牛车进出峡谷地国家公园(Canyonlands NationalPark),后来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因为铀矿开采热潮而修建成毫无情调可言的正规道路。

这些峭壁当然不可不提。话说我们在峡谷底随兴荡了几个小时后,终于来到Shafer Trail全程最险要,路旁无有防护栏的单线道天梯。梯上发卡弯个个非同小可,不但转向弧度急促,还非常陡斜,经常导致牧马人的弯内车轮打滑。在夜间或天气恶劣时登上这条山道的话,请恕我敬谢不敏。不过撇开弯中滑脚这一点,其他方面倒是妥妥当当,唯一前提是不可分神看风景。

这一点未免太强人所难,因为一旦靠近天梯之巅,便会清晰看见脚下山道盘踞于大地裂缝上,峡谷和道路恍如信手甩在火星地形上的绳索弯弯曲曲延伸至远方。在崖边停下来的我们与谷底之间只有千多尺的无形空气相隔,但叫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

宁静,辽远,壮阔,几乎可以说形容美国的陈腔滥调,此刻却完全贴题。这片山河实在太壮丽,不难导人沉思万物奥妙,尽管大部分人只会忘乎所以陶醉于这片天籁中。

牧马人这类汽车的妙处,正是让你有机会亲眼目睹这些美景,抑或从中悟得一些人生道理。它可以带你远走荒野,并有信心克服途上种种难关,虽然不是科技尖端的汽车,却是多年实践心得琢磨而成的利器,是立心追求完美缓慢进化的成果。它的越野能力远远高于实际需要,一般车主大概只用得着百分之一的功力。然而正是因为这份偌大余裕,就算由新手驾驶也不大可能害它左支右绌。对于技术了得的车手,不要牧马人的话大概只能选坦克。

新型牧马人的变化令它更适合行走公路,变得更舒适更懂得体贴用家,拉近了粗重驮马和日常代步需要的距离。经过有点怪异的长征,继而攀上荒僻山道得见这片美国风光,此时此刻的我但觉牧马人是不二之选。不过它深心处其实藏着一份无法在小组焦点座谈会、火车或半自动电动车上找到,却是所有汽车理应拥有的精神。这份精神就叫自由;对汽车来说,恭维莫大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