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见识有钱人的生活了!

Posted 01/06/18

接下来48个小时,我Rowan Horncastle,变成了一名壕,也就是劳斯莱斯所谓的“主顾”。这是劳斯莱斯对顾客的敬称,敬他们喜欢一只球队的做法不是在场外打气而是直接买下球队;敬他们坐飞机不会买票而是直接买私人飞机。但名流巨贾到底过着怎样的汽车生活呢?在价值近千万的全新幻影长轴距版的协助下,我尝试去找出答案。

为此,我们打算来一趟珠光宝气大长征。目的地?富尔舍瓦1850(Courchevel),一个坐落于法国阿尔卑斯山高处,相当于富豪离宫的城镇。这个城镇与我目前所在地古德伍德相隔1207km,乍听未免有点长途跋涉,不过无所谓,因为我已穿上家中所能找到最为富不仁的暴发户衣装,又有一辆幻影让我纵情声色,最美好的一点是劳斯莱斯安排了一名私人司机代劳;有自尊的寡头当然不能让人看见自己动手驾驶嘛。

司机就在我眼前,只是……等一等,那个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光头好生面善,会

是……不,不可能吧!呜,饶了我吧,这不是同事Ollie Marriage吗?

OM:正是在下,不过还是请你叫我司机吧。请问尊驾怎样称呼?

RH:叫我无上至尊后座不死王。

OM:我觉得还是起个低调一些的名字吧。无论如何,现在先把您请上后座。然后……请问那些金光闪闪的滑雪板是什么情况?还有那个支架!?是钻穿后备厢门装上去的吗?

RH:这不用你管,司机。

抵达欧洲隧道护照检查处时,与世隔绝的车厢气氛一下子被打开车窗跟边境管制员对答的Ollie划破。大概是我一直装出的大爷模样维肖维妙吧,Ollie这时已完全入戏。

“请出示护照。”移民局官员说道。

“这一个是我的,这个是我老板的。”Ollie说。

场面一度变得十分尴尬,但保卫国境的好汉还是维持着一本正经的专业态度,要求亲眼看看后座那位“大人”。Ollie征得我同意后才降下后座车窗,对方看了一眼便挥手示意我们通过闸门直接开进药物检查区,身在后座的我但觉更加如坐针毡。之后隧道公司便派人护送我们上火车,却拦下跟在我们后面那辆车。这时Ollie又一次发挥私人司机本色。

“不好意思,那辆跟我们是一起的。”

“先生何出此言?”守卫反问。

“那是我们的保镖。”

此时工作车上我们的摄影师Mark Riccioni和James Gough听到对话后用尽了毕生功力装出特种部队的凶狠眼神。

OM:不知老板有否察觉,我们已经跑了300多公里。我仅用脚趾尖就可以在胜利女神的带引下指挥幻影。

RH:胜利女神是谁?我不知道你那边原来还有地方藏得下其他人……

无论如何,这辆车真的异乎寻常,跑起来淡定自如,就算步履如飞也显得不慌不忙。劳斯莱斯幻影不是用来坐的。你会跟它耳鬓厮磨,任凭那份豪华感受摆布身体,让它轻抚送暖,抑或升高脚部踏板调整一下曲膝角度,略为减轻生活的重担。

车里四面装上6mm厚的双层玻璃,还有超过130kg的隔音物料分布于车顶内衬、车门、后备厢、舱壁以至轮胎。导致这股静谧气氛很奇特,相比之下,坐在S-Class上的感觉简直好像把头塞进超级夜总会的低音炮。

除了A柱和后视镜隐若传来风噪,前座也真的十分宁静,尽管方向盘辐条的位置有点古怪。我敢说这是防止司机掉以轻心的刻意安排,毕竟劳斯莱斯还没有自动车道保持之类的辅助驾驶功能。何必多此一举?车主都是有穿着西装的司机代劳的。

我从没体验过这么善于阻隔噪音和路面震荡的汽车,感觉俨如隔着柏油路六尺御风而行。燃效也相当可观,12.3L/100km代表每隔720km才需要停车加油,一直举杯畅饮的阁下恐怕会更早屈服于膀胱压力,只是法国加油站可没有金堆玉砌的厕所。

RH:是没有高级厕所,但我手上有一个水晶醒酒器,我有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讲……

OM:Roman,放!下!它!你这禽兽!话说时候不早,我们可能赶不及出席女伯爵的晚宴,所以请勿介意我快马加鞭。

RH:加鞭之前我想先吃午餐。

OM:到头来还不是在加油站将就着吃……

幻影不费吹灰之力便解决掉法国行程中比较平坦的部分。夜色降临于路旁积雪渐厚时,正好趁机会鉴赏一下星光车顶(Starlight Headliner),让1340条手工编织的光纤进一步提升车厢气氛。

前面的司机则可以欣赏“Gallery”。这个用一整幅强化玻璃全屏覆盖的仪表板可以添置你想要的东西,譬如你家孩子第一次擦拭的铜器、涂鸦大师Banksy的原创作品,抑或一小瓶你的DNA。

幻影在夜幕笼罩下的车厢气氛实在舒适透心富丽堂皇,简直令我轻松得浑然忘我,甚至浑然不知司机已经拐过最后一弯进入富尔舍瓦勒,赶在松露和拉可雷特干酪送上餐桌前徐徐停在六善酒店门前,最少对我来说时间刚刚好。我指示司机把车开到地库停车场好好打扫一番,第二天早上果不其然……

RH:不像话!车上仍然很脏,我还以为自己已经说得相当明白……

OM:我倒是清理过那些滑板,因为它们看起来实在太可笑。所以我想让所有人察觉它们的存在,从而意识到后座那位仁兄一定是彻头彻尾的娘炮。

RH:司机啊,你对豪客生活所知何其浅薄。量身定做独一无二可是劳斯莱斯的大生意。幻影的新型空间框架结构对车身制造商来说俨如百宝盘,为四轮高级时装提供了变化万千的剪裁可能性。我便拜托TG工程部钻了一些孔安装支架,然后借了一套用中国八千年古木制造的滑雪板,与14K镀金滑雪杆和扣座配成一对,简直帅到爆。

OM:帅到爆?烂到透才比较贴切。它们怕有一吨重吧,花了多少钱?

RH:5万欧元。

OM:亏你敢用它们滑雪。

RH:会滑啊。但那是以后的事,现在先来一些购物活动。

在司机侍候下,经由自杀式车门走进车外的我一脚踏在人行道,施施然走进富尔舍瓦勒最尊贵的旅馆之一,其间见到一位想必接受过《黑衣人》道具部整形手术的女士、规模堪比尼布甲尼撒图书馆的Beluga伏特加珍藏,以及一头表情相当悲哀的电动木偶北极熊。嗯,很奇怪。

但话说回来,这里本来就不是旅馆那么简单,因为……羊毛装点的住客登记柜台旁边原来是一间劳斯莱斯季节限定店。这是劳斯莱斯“Hot Spot” 计划的一部分。在这个计划下,劳斯莱斯会按季节在富豪的旅游热点设立店铺(信手拈来的例子就有圣特罗佩、圣莫里茨、伊维萨、马贝拉和摩纳哥)。这一家开张才不到一个星期,便已经卖掉五辆车。

趁着罗曼大人一边昂首称赞店内陈列的皮革式样,一边走到门外卸下滑雪板排队乘搭电梯上山滑雪,就让我这个司机告诉大家幻影舞起来是何滋味吧。用一句话概括就是非同凡响。喔,当然不是古色古香啦,但步履真的非常平顺,令人不期然待之以礼,彷彿粗鲁一点也会辱没屹立于车头的胜利女神。发夹弯的体验尤其引入入胜。你会用长长车头探路,稍等片刻之后才轮到自己卷进弯角。与此同时你会打醒精神留意车鼻钻得有多深,弯内车轮有多靠近路肩。遇上盲弯则要鼓起盲目信心,一边期求无论有什么东西迎面而来,对方都会知情识趣乖乖退让。

这台发动机从不扰人,在利用GPS数据预读前路变化以便选取适当齿比的8挡自动变速器辅助下只管毫无间断地发力推进,唯有当你肆意扬鞭的时候才会偶尔显得左支右绌。不过回到Le Lana接载罗曼大人的我倒是真的有点穷于应对……

RH:这阵阵刹车香是怎么回事?

OM:这个不重要,看滑雪板的情况,阁下看来已经用它们沾过雪了,顺带一问感觉如何?

RH:不错呀。跟所有懂得自尊的亿万富翁一样,我花钱找人在我穿上滑雪装备的时候凌空飞越车顶;你也明白这是为了在Instagram打卡吧。之后便去预先包了场的山顶餐厅一边独享日光浴,一边用大量伏特加送服鱼子酱。无论如何,我已经吃够玩够,这就出发往山区机场吧,司机!

OM:机场?为什么要去机场?

RH:喔,由于四面都是滑雪道和雪岭,这个机场可是拥有号称世上风光最美丽的升降跑道啊!

OM:等等,你的意思是让我千里迢迢送你来这里,其实只是为了欣赏风景吗?那边怎么停着一架金色飞机?

RH:朋友,那是设计大师Phillipe Starck刻意设计成貌似高级雪茄的Pilatus PC-12。

OM:也就是说老板回程不坐车吗?居然打算用次等工具代步。

RH:我认同宁静和豪华程度或会相对逊色,但我相信这边速度较快。就让我们比一比,看谁最先回到古德伍德吧,司机。

OM:就跟你赌一把。我查过天气预报,云层正在快速迫近,意味着十分钟内不起飞的话,你就得留在原地。我看还是把幻影停在跑道中间增加胜算吧。

RH:请高抬贵手,姑且让我重回每餐黄豆送吐司、天天穿戴便宜货的生活之前,一尝劳斯莱斯富贵生活风格的余韵吧。

幻影好比奢侈世界的死星,工艺界的至高杰作。最新一代也不在例外,甚至进一步巩固了幻影既有的江湖地位,不愧是世上最豪华的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