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自吸V8变得更迷人?是越来越多的涡轮。

Posted 12/02/18

三辆车拉开嗓门全速奔向我们,机械声浪在道路两旁的峭壁如潮拍岸,无论听多少遍都是人间能得几回闻的汽车妙韵。在这股声浪中,不难听出Corvette直捣转速极限时四根尾管发出粗犷尖锐的招牌喇叭声,玛莎拉蒂V8同一时间则以绕梁三日的中高音域歌剧唱腔唱和。除了玛莎,当中还有一张风味迥异,却同样醉人的V8歌线,其颤音效果稍为浓烈,随着升挡发出的声线也较为淡定平顺,声音的主人想必就是雷克萨斯。

LC500也是一则提醒,提醒你我正在身处汽车历史的分水岭。随着政界就发动机废气导致气温上升一事炒热社会气氛,立法机关为此大幅修改法例的日子已近在眉睫,自然吸气V8难保不会就此变成历史陈迹,所以失去它们之前,我辈认为好应该召集欧、美、日三大汽车阵营的V8歌王共唱一曲。

首先用Corvette上场,感觉挺像穿上一双舒适鞋履,抓地力和动力相辅相成,放诸道路和赛道都是那么轻松自在。这款343kW LT1每缸双气门推杆式V8的历史虽然可以上溯至天地初开那天,但尺寸和动力输出都没有可以诟病的余地。它只有五、六个麦片盒拼起来那么大,体积小小却动力澎湃,十分适合设计师和工程师实现心目中的机械布局,从而令Corvette身手更加敏捷。

尤其是当你用这个版本发挥这副身手。Grand Sport的6.2L发动机使用了Z51的干式油底壳和双模式排气功能,所以你和你家邻居都可以凭听觉知道发动机舱内正在上演哪一出好戏。可讽刺的是这三款轿跑中,以自然吸气形态撑得最久的也许就是这款发动机,因为它的主要市场是美国,而美国执行废排法例的力道在特朗普治下只是得过且过,所以这款发动机在引进增压技术之前大概可以再跑几年江湖,何况它声如洪钟。大家想必已经听过它叱咤勒芒的金声,夜战期间不用看也可以凭声浪推断来者正是Corvette,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人们可以凭声浪知道是哪种轰炸机或战斗机来袭。

世上若有汽车几乎仅靠发动机之福便值得保留下来,答案大概就是这辆玛莎拉蒂,更准确地说是差不多每一款现役玛莎拉蒂。你可以对它的外形和坦白说有点过时的舒适车厢说长道短,肆意批评它的定价或那个引人入胜却难掩老态的底盘,可是当你启动发动机,所有恶评便会顿时烟消云消。

动力稍逊于Corvette的6.2L发动机,GranTurismo Sport的4.7L 339kW 90度夹角V8也有一段耀煌历史。话说每一个玛莎拉蒂车主都会告诉你他们的爱车搭载了法拉利发动机,这个说法既可以说对,也可以说错,因为法拉利在2002年打造F136发动机系列时,原意的确是供自己和GT友军使用。然而两者使用的发动机虽说同出一脉,实际上却好像兄弟姊妹各有不同。

雷克萨斯总舵显然有所图谋,我们也乐见其成。不是吗?正当全世界以为LFA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的作品,这家公司却发表了一款鬼哭神号的V8,并成立了一支IMSA车队以大致相同的发动机四出征战,又用同型发动机制作了一款游艇,一改多年来迎合理性左脑的做法,开始挑逗我们感情用事的右脑。

你若以为这款V8是他们特别为LC500全新开发的货色,最好停一停想一想。因为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发现这台发动机的双凸轮轴基本构造,其实跟雷克萨斯1990年在美国正式发表LS400时的第一代1UZ-FE型V8一脉相承。当然,这样并不是说这款发动机自从问世以来未有什么重大变化,事实上光是容积在这些年间便增加了一公升。所谓一脉相承,其实是要点明它的渊源和血统其实不让另外两款发动机专美。

何况这款发动机很有灵性,简直出乎所有人意料,点火过程虽然十分宁静,一旦大开油门又会马上精神奕奕邀你寻欢作乐,纵使变速器设有十个挡也没有削弱其声威或雄风,转挡之痛快毫不逊于车速骤增的快感,高转速域的咆哮声真的别树一帜,十分值得玩味。我的意思是它跟正宗V8一样,超转时甚至会“咇咇卟卟”连珠炮响。

除了V10 LFA,以上形容似乎跟雷克萨斯格格不入,但却是事实。你可以对LC500身上其他环节或褒或贬,因为那些都是偏于主观的事物,可是就驾驶者的角度而言,经过500里公路和赛道的实际相处后,TG每一位成员都深深爱上它。以价钱来衡量,Corvette的V8仍然鲜有其匹。至于玛莎拉蒂的发动机,我会二话不说掐死那些说它坏话的人。不过根据这天的驾驶过程,三者之中逗得我们笑得最灿烂最持久的还是雷克萨斯LC500的V8。所以奉劝各位一声有花堪折直须折,趁早好好享用这些V8妙品吧。